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位之墙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日志

 
 
关于我

黄绍麟,原名黄彦达,1998年 4月创立数位之墙,以观察科技趋势为终身职。曾任职新浪网,台湾大哥大,3G威宝电信。2006年后于大陆工作,曾任职51.com担任总裁助理暨发言人 (后转战略顾问),湖南卫视快乐购旗下电子商务子公司担任首席运营官 ,及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宝担任运营总监。目前于著名天使投资嘉丰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投资科技初创企业。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igitalwall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公元两千年,我在网络上

2006-08-30 14:11:55|  分类: 总编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01/08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电子商务 网络营销 门户网站 ISP 电子报 网络媒体 网络广告

  

公元两千年的第一天,发现这个世界仍然如常的运转著。对于先前千禧虫可能造成重大危害的各种报导,彷佛是老天爷开了个大玩笑。先前也曾经想过,会不会两千年的第一天来到时,我们过去辛苦堆砌起来的网络行业很可能一夕之间消失?

 

1999年台湾曾经有过两次大断电的纪录,造成网站经营者的网站无法营运,用户无法联机的情况。有没有人衡量过那两次断电让台湾的网络发展倒退几年?

 

我在公元两千年凌晨 12:05打开电脑,还好一切看来安好。也许是受到了世纪交替的影响,我居然呆呆的看著屏幕,想著自己怎么会这样子就在这里,就这样成为一个网络人了?即使是在这世纪交替的当下,仍然傻傻的盯著这个行业看?

 

这一切要从1994年说起。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年轻人,刚刚决定自己不要一辈子当工程师。于是开始一方面应付学校电机系的功课,一方面开始念书打算投考传播研究所。

 

年轻人在电脑多媒体的专长上面,让他赫然发现到,电脑已经慢慢地从计算工具转变成传播工具。除了更加努力的钻研光盘多媒体的规划制作之外,还幸运的跟随学校的国文老师发展网络全唐诗全文检索系统。这是第一次与网络的接触,当时,Netscape刚刚推出 1.0版的浏览器,网络世界仍然处于西部拓荒时代。

 

因为本身对于电脑相关技术的熟练,以及对于传播学理的涉略,让年轻人不时的反覆思索网络与媒体之间的关系。他知道自己所作的思考是非常前瞻的,因为在那个年代,要同时精通电脑技术以及传播人文思考的人,可以说是没有了。

 

当兵的两年让年轻人有机会大量的涉略电脑与传播两个领域的书籍,并且固定每个月在知名的电脑杂志上发表文章。发表文章,其实只是一种逼自己看更多书的方法而已,年轻人也从没想过,自己1996年就在杂志专栏上探讨的网络媒体网络广告,网络生活化以及电子商务的议题,一直到公元两千年了,看起来都没什么变。

 

还好,年轻人早就知道自己可能会变成网络传教士。一点点的孤独以及不为世人所理解的寂寞,也许会这样子一辈子走下去也不一定。

 

1997年退伍,年轻人面临了就业的抉择。显然回去新竹科学园区当工程师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则过往三年来的坚持以及自我要求岂不是毁于一旦?年轻人是个无可救药的梦想家,还不想太早领台机电的股票然后郁闷的过日子。

 

另外一个抉择是光盘多媒体与网络。这两条路都是实现梦想的方法,但是年轻人对于网络的喜爱似乎多过于光盘多媒体一点点。因为网络有著不确定性,看起来很刺激,是西部拓荒者的天堂。后来从第一份工作开始,就再也不曾离开网络这个领域过了。

 

1997年的数位之墙网站,纯粹是刚退伍为了找工作用。把过往发表的文张全部粘贴去,就算交差了事,美术设计的水准也不像现在这么熟练。1998年四月,痛下决心从个人网站转型成网络媒体。采用智邦生活馆的电子报发送机制,每个月发行一次电子报。

 

1998年10月正式申请独立网址 digitalwall.com,并且租用国外的虚拟主机然后自行开发电子报发送系统。就这样数位之墙在每个月倒贴新台币2000元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收入的经营著,为了只是一份理想而且为了维持公正独立的网络评论家身分,坚持不愿商业化。

 

1999年10月再度改版,正式转型为周报,并且开始扩大合作对象。目前的合作对象包含了智邦生活馆, Seednet,梦想家,北京新浪网,矽谷时报,英普达电脑报,PC World杂志,以及PC Magazine 杂志。

 

至于在职场上,一路经历过人力仲介/电子商务/ ISP网络营销/跨国门户网站的工作,过往的日子好像坐云霄飞车一样。经历丰富了,眼界也开阔了,思考的层面也更广了。年轻人也知道,这样完整的工作经历是在撰写电子报时珍贵的资产,不会再有人可以用这么多的角度去看网络这个东西了。

 

但是年轻人问自己,梦想还在不在?

 

个性上认为谈钱是一件很俗气的事情。因此对于网络的商业化,曾经是百般反感的,没想到自己现在写的文章里头绝大部分在谈网络商业。因为看到很多财团在网络上踢到铁板,曾经梦想著网络可以拖跨资本主义然后终结财团,想不到美国几个创业成功的年轻人所架设的网站变成了新的财团。曾经在课堂上感受到网络所带来的分享重于独占的精神深深的震撼著,因为看见未来世界大同社会有著实现的可能性,没想到自己现在每天在公司里想著要怎么样霸占更多的网友。

 

这么说来似乎有著很严重的反商情结是吗,其实也不尽然。曾经有朋友说过,不能商业化的科学发明,是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因为那样的东西只能关在实验室里,无法为全人类带来好处。换言之,商业化才是生活化的起点。一个科学发明如果不能营利,势必没有人要投入生产,没有人要生产,这个东西怎么可能普及?

 

寻找商业模式显然是当务之急,因为历史上没看过一种行业可以长期没有营收然后永续经营。如果我们期待网络普及到每一个人身上,这样的状况就必须解决。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违背网络运作法则的营运模式都渐渐地被淘汰掉了。即使大型的商业网站都不得不屈服于网络上重视分享的精神,越是画地自限的网络经营者,越是无法壮大。

 

传教士所背负的使命就是把某一种信仰带入人群。因为梦想著有一天人们真的能体会到,只要分享就会得到更多。因为梦想著有一天透过网络人们可以增进对彼此的了解,促进全球性的大和解以及更多的跨国合作。因为梦想著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将以地球人自居而真正形成一个地球村,公元两千年,我仍然要在网络上继续坚定地走下去。 公元两千年,我在网络上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文:黄芳宇

公元两千年,我在网络上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公元两千年,我在网络上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上一篇:网络,是所有行业网络化的过程
公元两千年,我在网络上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下一篇:网络社区的真义

■ 历史上的今天

跌破专家眼镜的百万首页 - 2006/01/08

食色性也 - 2005/01/09

我想收到你的手写贺年卡 - 2004/01/04

游戏人生(五)骗子,杀人犯,与传教士 - 2003/01/05

关键的百分之十六(五)掌上装置的转型 - 2002/01/06

什么是ASP? - 2001/01/07

门户网站是渠道还是媒体 - 1999/01/05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 从业人员,永远的逐梦者。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 以冷静的眼看待数字狂潮,以热情的心拥抱信息时代。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