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数位之墙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日志

 
 
关于我

黄绍麟,原名黄彦达,1998年 4月创立数位之墙,以观察科技趋势为终身职。曾任职新浪网,台湾大哥大,3G威宝电信。2006年后于大陆工作,曾任职51.com担任总裁助理暨发言人 (后转战略顾问),湖南卫视快乐购旗下电子商务子公司担任首席运营官 ,及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宝担任运营总监。目前于著名天使投资嘉丰资本担任投资合伙人,投资科技初创企业。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digitalwal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2006-08-30 17:45:29|  分类: 总编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09/29 - By 数位之墙黄芳宇 - 关键字/标签:电子报 品牌

  

如果按照社会上现在正流行的说法,我是个六年级生。

 

因为是夹在五年级世代与六年级世代中间,尴尬的六年一班学生,有时候不太知道自己是归属哪个族群。大众媒体炒作完了五年级世代,现在又把目标放到六年级世代继续炒,彷佛天底下只剩下这两种人类。

 

这样子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感觉起来倒是蛮符合数字时代精神(电脑的信号不是○就是一,对吧?)。只是当人们在社交场合闲聊,「五年级」与「六年级」身分的刻板印象,居然成为互相认识的基础。

 

当你知道对方的年纪时,就默认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同样的,对方也以相同的方式评断你。找到同年级的人,称兄道弟;与不同年级的人交谈,小心翼翼。社会以这样的方式在运作,真是奇妙。

 

在我的工作上,上司是五年级生,而下属是跟我年龄相近的人,或者是六年五班以后的同学。上司偶而会当著我的面抱怨,说现在「那些」六年级的小朋友如何又如何,想当初他们是如何又如何。

 

对于这样的批评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不知道他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个六年级,所以把我当成「同一挂的」,当著面批评起「六年级小朋友」来?

 

因为不知道该回答「是」,或者「不是」,最后我只好维维诺诺的把那个场面应付过去,把话题带开。

 

类似的事情我猜很多六年级有著相同困扰。五年级的人普遍觉得六年级的成就被媒体夸大了,其实没什么本事。但老实讲四年级的人在看目前掌权的五年级是否有相同的感觉?

 

笔者经营的数位之墙电子报,目前订户数已经突破七万人,每周出刊时还转载在各式平面杂志上,不但数量可观,读者的素质更是经常超乎想像,包含政府的科技顾问,跨国公司的财务长,媒体集团的董事长等等。也因此经常有机会与这些前辈对话,增广见闻。

 

数位之墙在通信网络领域是个还算知名的品牌,专栏文章有一定影响力,也因此受邀演讲是家常便饭。但是这样的机会常常让我犹豫再三,因为每次当我现身在演讲的场合时,经常被当成「来听演讲的」。

 

当最后主办单位终于搞清楚,原来这个人「是今天的讲师」时,第一个反应都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这种感觉真是「他妈的烂透了」。

 

这些人看著数位之墙的文章,以为作者是个年纪一把的前辈,等见了面,发现不过是个六年级的小毛头,落差不可谓不大。而台下的听讲者往往是五年级以上的人,最后搞得我每次去演讲的时候,出门前都要把自己打扮得看起来老一些,以增加说服力和听众的兴趣。

 

出社会五年,演讲20馀场。也因为这样的经验,让我很早就认知到东方社会普遍对于年纪有著偏见。这个社会笃信「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反之西方社会则崇拜年轻的英雄,矽谷精神就是这样的代表。

 

这样的情况让身为六年级生的人感到非常厌烦,既然你认可我脑子里的东西,所以请我来演讲,那为什么见到面之后又那么在意我的年纪呢?

 

但是也因为这样的经验,让我发现了真正的成功者,是不会被年龄这种社会偏见所误导的。前面所提到的那些专业领域的前辈,在见到我的时候都是非常的亲切,丝毫没有身段,而且非常的注意倾听。

 

有的人专程跑一趟来找我,而且甚至后续还跑了好几趟。有的人在我顺道拜访的时候,排开其他事务来接见。那种感觉就是把你当成朋友,而不是当成晚辈来看待。

 

这样的现象并不在于说明我身为一个六年级生有多么优秀,获得了多少长辈的赞赏,因为与我同年纪比我优秀的人更多。我想说的是,这样的现象反而展现出这些事业有成的前辈是真正了不起的人。

 

他们的心胸开放所以能接纳不同世代的不同声音,而不会被外在的假象(年龄,社会偏见等等)所蒙蔽,不会事先抱持任何默认立场,而能看见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他们不「因人而废言」。

 

他们甚至认为自己绝对有要向六年级晚辈学习的地方,而不是摆出「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的臭架子,因此终能成其大。当我越接触这些成功者,越发现在他们的身上能找到这样的特质。

 

看见这些前辈的态度,是让我非常感动的。而当我慢慢的在工作上发现,七年级的人已经快要踏出校园进入社会的时候,也开始不断提醒自己,要学习这些前辈开放的态度,同时也记得必须向晚辈学习,因为这些七年级的人当中一定也有著闪耀的星星!

 

虽然,身为一个六年级生的困扰不少,因为社会上对这个世代的人负面评价多于正面。有时虽然觉得厌烦,但我的看法倒是很淡然,因为社会随著人们的年纪老化,不断的有老的世代凋零而去。

 

五年级生因为四年级的凋零,终于开始掌握社会上大部分的资源跟权力。四年级生看著这群「伴随电视长大」的五年级,虽然不爽,但随著时间转移,能不交棒吗?五年级生看著这群「伴随网络长大」的六年级生,尽管一脸的不以为然,满嘴的碎碎念,时间到了又能不交棒吗?

 

大部分的人忘了,社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运作的。很快的六年级就会掌权,很快的六年级就会交棒给七年级。很快的,他们会目送三四五六年级的人进坟墓。而社会持续在运作,并没有按照很多人想像的的「被一群糟糕的某某年级接棒而变糟」。

 

你之所以看不惯我,不认同我,只是因为年纪比你小,成长环境跟你有差距罢了,跟能力高低其实无关。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人感到遗憾。因为刻板印象所以我们丧失了对话以及彼此学习的机会。。。

 

前辈,晚辈,让我们不要再互相埋怨了好吗?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文:黄芳宇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针对本文发表意见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上一篇:远距教学市场的两个利基
五年级来自金星,六年级来自火星 - 黄芳宇 - 数位之墙 下一篇:从在线冲印谈数码商品的价值链(一)

■ 历史上的今天

P2P 的罪与罚(一)权力的解放 - 2005/09/25

数字内容经营三要件(三)克服「拥有的感觉」 - 2004/09/26

公司网站真棘手(上)绩效在哪里? - 2003/09/28

灿坤与宜家的狂想 - 2003/09/21

数字式「谷贱伤农」 - 2001/09/23

网络股下跌后的人才流动现象 - 2000/09/24


黄芳宇,数位之墙总编,资深电信/互联网/科技行业 从业人员,永远的逐梦者。数位之墙于1998年 4月诞生, 以冷静的眼看待数字狂潮,以热情的心拥抱信息时代。希望能发挥微薄的力量,让人们对科技营销议题有更多面向思考。

个人.家庭.数字化 - 数位之墙

欲引用本站图文,请先取得授权。本站保留一切权利 ©Copyright 2006, DigitalW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Question ? Please mail to webmaster@digitalwall.com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